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戒杀放生 > 文章内容

善恶有报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4-03-30 阅读:

 一、梅兰芳的父亲……

二、忏悔罪恶,脱离恶报

三、迫害狂曹轶欧的报应

四、凶人变猪还阳债

五、慧德胜过福德

六、不孝母亲,被蛇咬死

七、虐待母亲,雷殛夫妇

八、横得横失,恶死惨报

九、横财不坚,儿孙散荡

十、冥敬无私,为官勤政

十一、冤枉清白,子孙无禄

十二、阻人求生,投猪受报

十三、良心即天理

十四、受贿冤命,子孙贫贱

十五、空心秤的善恶因果

十六、浪费减寿折福

十七、林则徐十无益格言

一、梅兰芳的父亲

    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的父亲,少年时学拉胡琴,学成后常在皇宫演出,几年后储蓄了银钱五千余两,家中催他回乡完婚。一日,乘马车返乡,行至京南,见有很多席棚,一座一座,所住的都是难民。因为饥荒之年,饥民成群奔来京南,那饿极的惨状令人一见生怜。梅君见后,大起恻隐慈悲之心。心想,我有五千两,如施舍去三千两,剩下二千两,也足够完婚。于是就拿出三千两,施济饥民,但因饥民太多,不够分配,三千银两用完仍有很多饥民苦苦哀求,梅君心中实觉不忍,又将二千银如数取出,多年的血汗积蓄一天内就完全舍尽,心中虽非常安慰,但这次返家完婚是没办法了。就拿定主意,等以后几年再完婚,于是就返回北京。他的朋友同事问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梅君将施钱救灾的事说了,很多人都笑他愚蠢。梅君工作了三年,才返回乡下完婚。因为有这一件大阴功的事,所以天赐佳儿,梅兰芳名震全球,富甲令界,虽然不是高官贵禄,但生活安定富足,光宗耀祖,留名后世,成为一代宗师。而梅父本人以拉胡琴出身,得这样一位艺术界大师为儿子,老天给他家的善报厚福也不轻呀!

二、忏悔罪恶,脱离恶报

   安徽省合肥县,解放前曾有一位大绅士,家财很丰厚,开有典当行、古玩店、钱庄(银行)。因为他既有钱,又善交际,他的生意很兴隆,他所出的钱贴(即等于钞票)为一串至五串,而没有大钞。这年就新印十仟一张的大钞,印妥后,经理请这位绅士到印刷间检阅。经理将印妥的十串大钞取出一捆,递给绅士过目。绅士将大钞从整捆中抽出一张到门口阳光下细看,看完,认为满意,就放在门边的桌面上,没想到这时来了一阵风,将这张钱票吹起,飘出屋门向空中飞去。于是就叫学徒爬梯上屋顶去找,但到屋顶一看,踪迹全无,困为该车间房屋四周有很高的围墙,决不会吹到外边去,绅士一看未能找回,认为这事奇特,于是对经理说:记下这一张票的号码,日后发现这一张钱票来兑现时,请到我家由我亲自兑给他。经理即将该钱票的号码记明,并告知手下的员工。

    事情过了二年多,忽然有一位石匠拿票来兑钱,一查正是从前被风吹去的那张钱票。经理马上领他到绅士家中。绅士请他客厅坐下,就问他:你这钱票怎么来的呀?石匠说,是我打磨得来的。绅士说:你帮人打一盘磨,也不过一二百文钱,怎么竟能给你这张十串钱的大钱票呢?石匠就问:怎么啦,这钱是真是假?绅士说是真的。石匠说:既是真的,你就应当兑钱给我,何必问长问短呢。绅士带笑说道:因为这张钱票当初有一段奇特,所以我要彻底明白,你既是打磨得来,请问究竟给谁打磨,而送你这么多钱呢?石匠说:我给阴曹地府打磨,阎王送给我的。绅士更觉奇特,又问:你怎样会给阴间去打打磨呢?石匠说:在十多天前,我打磨回家,天色已晚,走至西关外,觉得肚子饿,就找了个卖食品的小摊吃东西,正在这时来了两位公差,对我说:走,跟我打磨去。我说天已晚了,明天再去吧。二位公差说:这是公事,不能耽误。二位公差拉着我就走,但所走的路都很生疏,未曾走过。这合肥县四处之路,我全都熟悉,但他领我走的路,却全未走过,我心中很奇怪纳闷,走了也不知几远,到了一个城市,生意繁盛,人烟稠密。二公差将我带到一个大官府门口说:你在这等着。等了一阵,只见二公差返回,将我带到大堂上去。见堂上坐着一位官员,很是威严,问我说:你是磨匠么?我答是。官员说,将他领到磨房,并对我说:好好地打磨,限期三天,如工作好,到时多给你钱,如打的不好,当心罚你。二位公差将我领到磨房,我一看,就吓了一大跳。从我打磨以来,也没有见过这样大的磨,这磨不但大,还有一双磨眼,单这个磨眼就比人的腰还要粗大。二位公差相帮着将磨抬开,我一闻,很腥气,我问公差说:这磨这样大,是磨什么的呀?二位公差很严肃地说:你少说话,打磨吧。我即开始打磨,一直打了两天,同二位公差同吃同住,渐渐的熟了。我又问二位公差,这是磨什么的。二位公差说:我跟你说了,你可不能对第二个人说呀。我答应不说。二位公差说:告诉你吧,这是磨人的,这里是阴曹地府,打好这磨之后,先磨三个人,第一位,先磨东门外杀牛的,第二位某大官(显官,暂讳其姓名)。说到这里石匠不说了。

    绅士追问:还有一位呢?绅士紧紧追着问,实在问得石匠不得已啦,就对绅士说:我好象听说是你的名字似的。绅士说:有我?我为何事受磨研呀?石匠说:听说你在八月十五日那天有点什么事。石匠说完,只见绅士头上的汗珠,如同黄豆一般的滚下来。石匠说:我打完磨,二位公差领我见了大官,给了我十串钱的一张钱票。大官吩咐二公差送我回家,二公差驾着我走,很觉轻松,到了我家门口,家门没开,二公差将我从门缝里推挤进去,再睁眼一看,我原来躺在灵床上。我妻子坐在旁边流泪,一见我睁眼,就说:你好啦?!我觉得冷,叫妻子给了碗滚水喝,慢慢的坐起,就问我妻: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呢?妻告诉我说:那天你帮人去打磨,到天黑了还不回来,我不放心,整夜未睡,一早四处去寻找你,听人说,西门外死了一个石匠,我跑去一看,果然是你躺在地上,就请人将你抬回家,用手摸你心口,还温温的,舍不得埋你,一直到现在。我一听才明白,于是想起阴官给我了十串钱的一张钱票,用手向袋中一摸,果然摸出,一看是你们钱庄的,所以今天才来兑钱。

    绅士听完后说:好啦,这事千万不可向别人再说,你以后也不要再打磨啦,我除了兑给你十串钱外,另外再送你二百两银子,拿去做小生意吧。以后如有缺少,周转不灵时,可直接来找我。石匠连声答应,拿银称谢而去。

    这位绅士为何这样害怕呢?原因是从前他在上海做古玩生意,同事中有个跟他结拜的盟弟,二人很要好,后来因为生意不好,大家各奔前程,绅士返回原籍。又过了几年,某年八月十四日,他的盟弟买货路过合肥,就到盟兄家探望,二人谈话之际,盟弟说这次出外收买了好多宝物,并给绅士看。绅士声声赞美说:老弟你这次发了大财啦。第二天是八月十五,绅士备美酒,在后花园饮酒赏月。绅士殷勤劝饮,将盟弟灌得烂醉如泥,人事不省。这时绅士将盟弟捆好,推入花园井中,上边堆上泥石,将井填埋。绅士得了盟弟的珠宝货物,发了大财。从此在合肥县先开了古玩店,又开了当铺,又开了钱庄。因他善于交际,会钻官府衙门,居然变成了赫赫有名的大绅士。而他的盟弟是外省人,人失踪了,也就算了,既无人问,也无人找。阳间的法律是被他瞒过了,但阴司地府不饶,今被石匠指破,只吓得他心惊胆颤,日夜不安。既然要遭受阴府石磨研压,怎么办呢?在无办法之中,想出忏悔的方法。于是在后花园中,另砌了一间静室,设立他盟弟的灵位,日夜焚香烧烛痛哭忏悔,并祈祷说:愿将所有财产拿去行善事,都算是盟弟做的功德。于是这位大绅士设粥厂、舍棉衣、济贫困、兴道院、助佛寺,不到半年,将整个古玩店的资产变卖施舍完。这时他听说东门外杀牛的老板因被牛踏着脚,开始是肿胀,接着伤口流黄水,再则流血水,百医治疗无效,已将两脚烂得无肉,日夜呼痛不绝于口。这位大绅士一听,更加害怕,于是作善事更爽。他自己想:命都没有啦,要财还有什么用?既是受天条阴律磨研,不知万死千生的要受多少恶刑,受尽恶刑又怎样呢,恐怕只有变猪变牛,人身是得不到的了,不如趁现在未死,阴刑没来临之前,尚有人身自由,将所有的财产,全做了善事。

    于是又放生吃斋。过了些时候,听说东门外杀牛的死了;又探听某大官在剃头时剃刀不慎剃破了一个热痱子,从此流黄水、流血水,又是百医不效。绅士听了,更加害怕。又过了半年,这位大官员从头至脚溃烂得不成人形,死时将头向桌面一伏,头颈自行脱落,如被斩首断颅一样。第一杀牛者死,第二某大官员又死,第三该轮到自己本身啦。此时,这位绅士为善益力,忏悔益诚,如此又过了两年,他的财产已用去了三分之二。有一晚,石匠忽然来访,绅士急请他进来,问他什么事,石匠说:我特来给你报个喜信,你不要怕啦,阴间不磨你啦。昨晚,二位阴差托梦来我家,对我说,他两位因泄露了天机,被地府阴官责罚鞭打得不得了,后来因你忏悔行善,无形中他们又有了功,将他二位升了官。昨晚是他二位上任去了,特来说给我知,叫我告诉你,因你能忏悔行善,不磨你啦,叫你继续行善积德,说完而去。绅士这才将心放下,但依然为善,寿年七十多岁,善终。

三、迫害狂曹轶欧的报应

    曹轶欧之所以知名,并非仅仅因为她是康生的老婆,而是因为她与康生同为中国现代政坛上的杀手、迫害狂。在某些事情上,她甚至比康生更为奸邪和歹毒。曹轶欧生前曾患过一种特殊的病症,这种特殊的病症与疯狂年代和极左政治有特殊关联。

    康生死后,曹轶欧从北京的小石胡同搬进了木樨地22号楼。这座楼是给部长级干部盖的,王光美等许多曾被康生、曹轶欧迫害过的老干部都曾住过这里。

    欧轶欧住进这座楼后,时时感到犹如生活在囚室中。人们的咒骂,使她终日恐惧、忧虑、痛苦、紧张和不安。她怕敲门、怕响声,更怕人,特别是怕受过她迫害的中老年人。她经常白天黑夜地做恶梦,梦见有许多奇形怪异凶恶的人要杀她、追打她,后来甚至于白天她也见到冤魂向她索命,以至于惶惶不可终日。

    “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一天傍晚,她孙女一进屋,她就“卟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孙女哭喊道:“现在有人要向我报仇,要谋害我,快搭救我吧,不然我活不成了!”

    孙女并不惊慌。近几年来,曹轶欧疯疯癫癫的,语无论次,说些出格的话,做些越轨的事,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越来越严重……一九九一年,她在紧张、忧虑和恐惧中结束了一生。

    这就是晚年患病的曹轶欧。这就是失掉了权势以后,在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境况下度过晚年的曹轶欧。

    曹轶欧与康生的整人之法有断章取义、凭空捏造、歪曲事实、刑讯逼供等。

四、凶人变猪还阳债

    浙江余姚某镇,有一个屠夫孙某,每到过年过节,就有人请他杀猪。他归依佛教以后,知道杀业罪重,就不再为人杀猪。但到了年底,有亲戚非请他杀不可,只因情面难却,又杀了两只猪。到过了年三月份,有一夜晚,孙某在房后大便,见从远处走来一群人,男人七个,女人八个,全被捆绑着,如同被押解一样。另外一些人,手拿着枪。孙某以为是土匪绑架,也不敢出声。待走近一看,其中有一个人孙某认识,就是离此地十里外村中的恶霸。这人勾结土匪,欺人诈财,无恶不为。孙某暗想,他可能已被官兵抓住,不然为什么也被捆呢。慢慢返回家中,只听得这群人似乎一直进入隔壁邻居的那家小杂货铺中,隔墙一听,只觉人声嘈杂,灯光明亮,听了半天,以后才无动静。孙某天刚亮五更起身,到小杂货铺门外,等了半天,小店才开门。孙某问,你家昨晚有什么事?许多犯人来到你家。该户主人说:并没有什么人来,不过我家的猪生了十几个小猪。孙说:我还见到恶霸某人,也被绑在内。该户人说:你是见了鬼吧,恶霸某人已在前个月被人枪杀而死。孙某更加害怕,走到生猪处只见生了公猪七只、母猪八只,正符合也所见男女的数目。孙某惊恐之余,即到佛堂中忏悔,发誓清口茹素。后来才知,该恶霸生前常去该小店中敲诈,所以变猪去还他家的债。

五、慧德胜过福德

    清朝顺治年间,北京的顺义县有一家姓贡的大户,家有田地百顷,驴马成群,中年生下一个儿子,乳名叫庆有。给贡大户家种田的佃户长工叫李大,这一年也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李福。待贡庆有长到七岁,贡大户就请了一位饱学的先生教儿子读书。佃户李大,见贡大户儿子读书,于是央求贡大户,将儿子李福伴庆有读书并获得同意。光阴似箭,到了李福十四岁时,就和庆有共住书院,日即同读,夜即同宿。有一夜,李福正在熟睡,忽然梦见天上开了一个大门,从天上下来二位神人,正落在书院中,有一神人手指着贡庆有,问另一位神人说:他怎么样?那神说:他是全福之人,十七岁中秀才,十九岁中举人,将来官位升到二品,一世荣华富贵。那位神人又指着李福,问另一位神人说:他呢?那位神人说:这是个苦命人,贫苦一世,功名无份。说完二位神人冉冉登空而去,二神人进天门后,天门关闭如初。李福醒来,认为奇怪,就将梦中所见告诉他父母和其他人。

    待到贡庆有十七岁,果然中了秀才。这时李福已不读书,在家种田,李福虽然种田,心中却留意贡庆有的行为,他见庆有刻薄成性,作恶多端,残忍暴戾,无一是处,而庆有自从中秀才后,一直高升,果真升到二品大员。但庆有作官,贪赃舞弊,残毒百姓,打击忠良。庆有的行为,在李福的心目中完全是罪恶,认为庆有必得恶报。谁知庆有到了七十一岁,人财两旺,子孙满堂,非但如此,庆有还能预先知道他自己几时死,在未死之前,就告诉他儿子,如何料理后事。但李福同庆有的行为大不相同,李福对自己是克勤克俭,对人则量力行方便,是善就为,是恶不为,对于庆有这种恶人,居然能享一世福,而且还预知死期,他心中非常不平,认为阴司地府也有徇私舞弊,决心随庆有到阴间看个究竟。于是也告知他的儿子,我到某日也死,也叫儿子料理后事,但李福自己心有成竹,他是想看看庆有死去后阴间对庆有究竟如何,非跟着他看个清楚不可。李福对儿子说几时死,并不是真知,而是准备了一包毒药,如果庆有真的如期死了,他也就吃毒药,跟着他去见阎王。那知庆有到了他预说的死期,真的死去了,李福也服毒药死了。

    去到地府,正赶上见到阎王出来迎接庆有,阎王将庆有的事办完,这才来见李福,说:你怎么也来啦?李福说:我是为跟着庆有而来,阳世之人,怕权势、敬财主,怎么你阴曹地府的阎王,也怕权势敬财主啦?那庆有在人世,残毒刻薄、作恶万端,我想在阳世他没遭到恶报,到阴间定受极刑,没想阴世与阳世一样。阎王说:你稍等一等,叫你明白。就命令判官将生死善恶簿子打开一看,在庆有名字上,一行一行。阎王说:庆有因前世做了很多大善事,这一世虽然作恶,将前世的善功消耗了不少,但还余有大善很多,转到下一世还是享福,不过没上一世大啦。至于他所作之恶,还未到成熟期,你李福前世没有善事,所以在世应受苦。但因你有了觉悟,一心做好事,所以你在世上虽然不算享福,但衣食无缺,也算得过去,但你再转生,就享福大得多了。李福恳求阎王,转世时不给自己迷魂汤吃,使他转世后,能再看庆有的行为结果,阎王同意了他的请求。

    李福又跟着庆有转世,因他未吃迷魂汤,一切全知,见到庆有又是生到富贵家,他自己转生在中等人家,仍是慈善修行。庆有后来长大,官当到县长,仍是残毒百姓,全无一恻隐之心,居官贪赃、诬良为盗。为追逼口供,挖去人的双眼;又因一案,剁去人的双腿。庆有活了七十多岁,得病而死。李福因笃志修善行慈,已修得阳魂可以入阴间了。这时他见庆有死去,李福就端坐着,灵魂跟着庆有去见阎王。这一次与前不同,阎王先来接李福,而后才审判庆有,一看庆有的名下,善福已全部享受耗尽,在当官时,挖了人的双目,剁了人的双脚,这两件事,无善抵偿,只得用身还债,判庆有转世生在一个穷苦人家,双目失明,双足残废,每天上大街乞讨,苦不堪言。而李福见到庆有三世果报,心中更怕迷失本性而堕入轮回,就坚志修行,度己度人,最后功圆果满,得成正果,永脱轮回之苦。

六、不孝母亲,被蛇咬死

    广西永福县三皇乡大新村的季某,24岁,性情暴烈凶悍,乡里邻居们都害怕他。<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98317日,季某赌钱回家后,他母亲轻声地埋怨他几句,他竟然怒火万丈,拿棍子殴打母亲,把母亲打得鼻青脸肿、污血满脸,大声哀哭。他母亲说:“你这样的不孝逆子,不是被汽车撞死,就是被蛇咬死。”邻居赶来将老人家送到医院才幸免于难。

    8月27到三皇乡赶圩,酒足饭饱之后,鬼使神差地走到蛇贩摊上,看见铁笼里有一条肥大的金环蛇,就伸手在笼的铁丝窿口上拍打,没想到那毒蛇对准他的右手“虎口”处狠叮了一下,当时只觉得有一点痒而已。一个多小时后,他觉得口干舌燥、天旋地转,急忙到三皇乡医院求治。医院给他输了一瓶液体,但效果不明显,他认为没效就拔针走了想另外找方法治。晚上7点多钟,他觉得千刀剜心,眼冒金光,又跌跌撞撞地返回医院,但为时已晚,910分死亡。恰好应验了她母亲的话,乡里村里的人都很惊诧。

七、虐待母亲,雷殛夫妇

    辽宁庄河光明镇北关,有一乡下人叫王子臣,三岁丧父,由寡母勤劳抚养成人。60年代由政府照顾,保送到芙蓉铜矿当工人,当时的国家职工,在农村显得了不起。娶了媳妇,也生了孩子。夫妇上班,缺人做饭带孩子,就把老母亲从农村接到矿上,做饭带孩子。既有“保姆”又不必付工资,本当和睦相处,以慰老母安度晚年。谁知娶了媳妇忘了娘,媳妇对婆婆不好,儿子又听妻子的,共同虐待亲娘。“侍候”子、媳稍不如意,非打则骂。年长月久,母亲不堪忍受,有时说:“我这苦命人,真不如死了好。”其媳说:“你能死吗?你真死了,我就到市场卖你的大碗肉”(即作畜牲肉卖)。敢对老妈说这样的话,可见平时是如何的虐毒了。有一天夜里,风雨交加,雷声隆隆,一团红球破窗而入,“轰”的一声巨响,天雷同时击毙了王子臣夫妇。当时坑上共躺了老少三代五口人:王子臣夫妇睡在两头,在中间的祖母、小孙子竟然安然无恙!——天雷殛人,如此之巧。这是1964年的事,乡里的人都知道此事。

八、横得横失,恶死惨报

    献县政府里的办事员王某,是个文职官员,靠耍笔杆子帮人诉讼打官司,乘机敲诈勒索。然而,每当他得到一笔不义之财后,必然会被另一起意外事件消耗掉,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

    这里的城隍庙有个小道童。一天夜晚,路过大殿的走廊下,听到廊屋里有拔算盘和说话的声音,就停下来静听。听见其中一位说:“王某这小子今年搜刮的钱财可真不少!得想个法子给他消耗消耗!”另一位说:“何必费那么多脑汁,只消一个翠云,就够他受了。”

    城隍庙里经常闹鬼,小道童已司空见惯,并不害怕。只是不知刚才那二官所说的翠云到底是什么人?

    不久,献县城内的妓院新来了一位名叫翠云的妓女,那王某就被这翠云的色相迷住了。在她身上,花去了不义之财已有八、九成,最后沾染上一身恶疮性病,他请医用药,百般调治,把所有的积蓄全花尽了。

    有人给王某粗略地算了一笔帐:积其一生的盘剥敲诈勒索,大约就有三、四万两文银。可到后来,他得了一场暴病,突然死去,连买口棺材的钱都有没有。

九、横财不坚,儿孙散荡

    前辈杨槐亭先生说:他的家乡有位仕宦官员,任满荣归乡里,闭门谢客,对于与自己不相干的任何事都不闻不问,安逸享受,颐养天年,颇得隐居之乐。只是想到桑榆年晚,膝下没儿子,难免心中又生忧愁。不久,他的夫人竟生得一个儿子,夫妇俩欣慰无比,犹如掌上明珠,珍爱之情难以言喻。

    后来,这孩子患病,生命垂危,可把这位老先生急坏了。他听说崂山有位道士能预卜未来,便亲自前往叩问。道士听了他的叙述和请求之后,只是淡淡地一笑,说:“贵公子还有多少事未了,哪能这么小就死呢?”这位先生心怀怅惘,不知是凶是吉。回来请得一位名医,想不到很快就把这孩子的病治好了。

    这位公子长大成人,性情骄纵,行为放荡,吃喝嫖赌,无所不作,没几年就把父辈的家产财宝荡尽花光了。到后来,流离失所,寄食于人,竟如若敖氏之鬼,落得无人祭祀。

    乡亲们议论说:“这位老先生无恶无誉,为何会生出败家儿子?”想当初,他不过是一个处境寒酸的穷学生,一旦做了县令官员,任期不满十年,便突然成了腰缠万贯的富翁。那么,他的为官之道、致富之路还用得着细说吗?所以有这样的报应,也在情理之中。古人说:用不正当的手段弄到的钱财是不长久的、不坚固的。古今的道理都一个样啊!

十、冥敬无私,为官勤政

    北村的郑苏仙,一天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到了阴曹地府,刚好碰见阎罗王在审理冥案。

    郑苏仙看见邻村的一位老太婆被带到堂前,阎罗王立刻改变了那威严可畏的面容,站起身来向老婆子拱手施礼,并请她上坐,叫人献上茶来。最后,又命令手下的判官说:“送老人家到好的地方去投生。”    郑苏仙小声请教身旁的冥官道:“这位老农妇生前有什么功德,阎罗王竟如此优待她?”

    冥官说:“这位老太太的功德,就是她一辈子不存损人利己之心。这利己之心,几乎人人都有,即使饱学的名儒、修道的人士和高官贵人,也在所难免。人若存有利己之心,便难免损害他人。于是,许多机巧奸诈便会应运而生;许多罪过冤仇,也会随之而造,甚至会做出流毒四海、遗臭万年的事情来。这一切,都因为有损人利己这一念之差。而这位老太太一辈子能努力克制利己的私心,不做损人利己的事。若拿她的品德与那些整天读书讲学却满脑子杂念邪思横生的儒学书生及官场中人相比较,会使他们愧无容身之地!阎王爷如此礼遇,又有什么不应该?”

    郑苏仙回忆说:在这位老太婆被带上殿之前,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人,气宇轩昂地走上殿来。此人对阎王说:“我做官以来,所到之处只喝一杯清茶,没有任何贪污受贿的行为,今天在鬼神面前,我可以说是毫无愧色了!”

    阎王对他这番话只付之一笑,说道:“国家朝廷设置官职,就是为了治理地方,安抚百姓。就连那些管理交通驿站和掌管水闸的小官,都有兴利除弊的职责。如果仅仅不贪财、不大吃大喝就是好官,那么,在官府大堂上设置一具木偶,它也是连一杯清茶也不喝的,这岂不比你老兄强得多了?”

    那穿官服的又强辩说:“我虽说没什么功劳,但也没有任何罪过呀!”

    阎王说:“你一辈子力求保全自己,置国家、地方与百姓的利益于不顾。沈家沈伦的案件,你为了躲避嫌疑,而不敢出来仗义直言,这不是损害百姓吗?调税和量刑的事情,原需要革新改进,而你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增加工作量,怕负重大责任,故意不去实施,这不是坑害国家吗?在三年一次的考核中,你的政绩在哪里?要知道,身居官位,无功便是有过呀!”

    穿官服的人立刻现出羞惭的面容,显得局促不安。刚才那傲慢的气势锋芒顿时大减。

    阎王见他这副表情,又笑了,说道:“怨不得你这么高傲,平心而论,你还算得上是一位三、四等的好官。甭担心,下辈子还会有官做!”随即命手下鬼卒将他送到十殿转轮王那里去托生。

十一、冤枉清白,子孙无禄

    咸丰五年,有位黄某,是贵州人,以进士的身份担任肃宁县的行政长官。

    上任后,每次坐堂受理诉讼时,就说:“我前生在嘉庆年间,曾担任肃宁县的长官。有一位农村妇女,因为患了腹水膨胀的病,却被丈夫家怀疑有了外遇,一状告到县衙门来。那时,我在受理这个案子时,误信了看门家丁的话,责问她是否受胎成孕,导致这个村女羞愤不过,用刀自剖其腹而死。”黄某每一次办公坐堂,就莫名其妙地说出这一段话。等退审后,办理公文,又清醒如常。他属下的官员们都很惊疑,就偷偷地叫文书官检查档案,查一查所说是否属实。一位老文书查核后说:“没错!这事发生在嘉庆年间,当时我还年青,但已在刑房充当书办,整理文书,曾亲眼见过这事。我查阅过档案,与黄县令坐堂时所说的烈女自杀之事,每句都符合。”

    这件事最后传到当时的上级长官耳中,听到这件冤死案感到很怪异,同时怜惜他少年有才华,就命令县里的学官(管教学的官员)代为和解,并准予下文上报表扬村女的贞烈。同时又叫黄某设神位,终身奉奉祀她。事后,有一次村女的鬼魂又借黄某的口回答学官说:“阴间冥府最重视贞节、孝道,黄某三代都应有子孙考上进士,现在已两代进士,后代仍然可以考上进士。因为他这一辈子最重视行孝道,所以不夺他的寿命,只削减他的福份。否则,按他误判此案的罪过,理应死于非命。我遵照阴间冥府的判决行事,无法为黄某解除罪刑。”学官听后,也无可奈何。后来黄某果然因为改任教职而辞职,回到乡里努力行善,以修养来世的福份。唉!由于误判一个女子的冤案,到现在三代,即使考上进士,也无法享有禄位和福气。幸好黄某平日孝敬老人父母,侥幸地免去突遭横祸、死于非命的灾难。假设黄某没有孝行,遇到这件前世的罪缘报应,还有活命的可能吗?村女的丈夫家诬告她及门丁接受贿赂而捏造伪证,恶报也必定十分严重。

十二、阻人求生,投猪受报

    杭州城内某绸庄,开设已好几十年。主人年纪已超过知天命的五十岁,但是却存心不良。有一年,该处发生火灾,绸庄也遭波及。庄后有一家贫户,全家三口,以洗衣维持生活,出入必定要经过绸庄的旁边侧门。当火势猛烈蔓延烧到贫家时,贫户一家三口猛敲绸庄的侧门,狂呼:“开门啊,开门啊!”,希望能从侧门逃出火海而保全生命。那里料到绸庄主人为了方便抢救搬运自家货物,派人用力堵住侧门,不准打开。等货搬完,火也熄灭后,贫户全家已葬身火海了。过了一年,绸庄主人突然去世。某天晚上,托梦给他的儿子说:“我害死贫户一家的生命,阴曹地府不准我再投生人间,令我投入猪胎,现在已在某处的农家生产了,猪仔共有四只,身上有花斑的就是的了。你可以向那位农民将我买回家养,以免遭到被杀宰割。”说完就哭了起来。他的儿子醒后,觉得梦境逼真,就按照梦中指示的地址去找,果然某处有一家农户有刚生不久的猪仔,有一头有花斑的猪。小猪见到儿子来,竟哀鸣起来,做出乞怜的样子。他的儿子就用钱买回家,另外准备一间房间供它住,并且雇了佣人服侍它。每天帮这只猪沐浴洗澡,用上等菜供养它,如同供养当年生父一般。他在世时,十分嗜好烟、酒,它的儿子就用烟、酒奉敬它,每一顿饭必喝得面红耳赤。它吸烟时,佣人拿着烟管放进它的口,猪就狂叫地咬进去。如此经过了好几年,猪又来托梦给他儿子说:“我生前罪恶滔天,死后既然已投胎畜牲类,如果饮食仍然同活人一样,只有更加加重我的罪愆。以后不要用烟、酒饲我,更不用为我洗澡,仅用饭饲养我就可以了。”这件事全城的人没有不知道的。这则消息报道发表在民国十七年(1928年)四月初一日《新闻报》的第六张上,由萧山倪耀楣记录下来。 十三、良心即天理

    宋朝有个叫王韶的,极有才干。为了功名,上奏折给朝庭要求带兵去拓疆展土,往甘肃一带一路攻城掠地,杀了许多人。最后他也高升为安抚使。但不知怎的,他心里总觉得不安。一日到甘露寺闲游,遇到高人刁景纯,问道:“奉朝庭王法之命杀人,可有罪过?”回答说:“先不要问有罪无罪,只要你自己打心里面过不过得去。”王韶硬着回答:“过得去。”刁景纯说:“若过得去便不必来问我了,想必还是心里过不去吧!”后来王韶得病,总是惊恐地将双手紧捂着双眼,叫他松开眼睛服药或吃饭,他常说:“开不得的,眼前有无数没头没脚的人站在我的面前哩!”这些都是被他下令无辜滥杀的冤鬼。此时才发现,心不可欺,鬼神不可欺!

    有的人认为,按国家政策和上级指示办事而导致的不良因果,不应该由执行者负担,而应该由决策者承担,看起来似乎有一定道理。但也要看执行者心里是否阳奉阴违,是否滥用乱用政策,有否营私舞弊或贪赃枉法等等。有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利和职务之便,假借政策和上级指示,打压贤良、结党营私、中饱私囊等等,这样肯定是要负极大的因果报应。良心即天理!心即神,神即心,若是欺心,便是欺神。为官者每件事常扪心自问:是否损人利己?是否在假公济私?良心上是否过得去?则善恶因果自明。

十四、受贿冤命,子孙贫贱

    江阴县俞生,才名远播。乾隆年间,参加乡试考举人。还没作完,就卷起文具要出场,脸色非常惨白沮丧。同来的考生一再地追问他是什么原因,才回答说:“我父亲当官半辈子才退休回家。在临终时,叫我们兄弟四个人到身边,哭泣地嘱咐说:‘我平生所作所为并无昧着良心的事,只是担任某县长时,曾接受别人二千金的贿赂,冤杀了两个囚犯。昨天晚上我的魂灵到阴间对案子,在法理上讲,应当绝后代。由于祖先曾做了拯救溺水之人的功德,所以能留下一个儿子,单传五代,但都会贫贱终身。我在地狱的苦刑已不能免,倘若子孙还妄想功名,只会增加我的罪,大这孝也。’说完就断气了。后来兄弟们相继死亡,只留下我。我前两次参加乡试,都莫名其妙地弄脏了试卷(当时国法规定,弄污了试卷考官不看不批改试卷,等于没考一样)。昨晚三更,突然看见先父揭开号舍(考生学习、食宿的房间)的布簾,责备我说:‘你没有积德做好事,使功德传达上天使我减罪赦刑,为何还背叛我的遗嘱,以致令我到处奔走,而且重又获罪。’说完用手上的刑具击灭火烛。我名落孙山不值得遗憾,所遗憾的是致先父含恨拘禁在阴间。我将入山出家,学习目连救拔母亲的孝行。”听到的人,个个都惊异得吐舌不已。同一号舍中有一位考生名叫陈扶青,作了一首“归山诗”赠给他。

十五、空心秤的善恶因果

    这事出在清朝末年京东卢龙境内,有个老员外叫赵德芳,日子很好过,人旺财旺,富足丰食,老两口子,跟前三个儿子,而且都娶了媳妇。

    老员外六十大寿的时候,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说:“儿呀,你们都听着,当初我以耍人出身,瞒心昧己,白手起家,挣下了这份家业。我成家立业,就是凭一杆空心秤,秤里面灌了水银,买人家的,能买二十两算一斤;卖给人家,十四两算一斤。二十年前,我买了几千斤棉花,每一斤就多得四两,卖棉花的客人赔了老本,被气出病来得伤寒死了。对这事我心中一直抱愧。还有一个卖药材的,也被我算计气死了。如今我不但有了这份家业,而且儿孙满堂,当着你们的面儿,我把这杆秤砸了,从此改恶行善。”

    三个儿子听了都说:“爹爹早该如此。”

    当下,赵老员外就把空心秤砸了,从此改恶行善,乐善好施。谁想到,赵员外自砸了秤,乐行善事后,家里却连遭不幸。不到一个月,大儿子得暴病死了,大儿媳改嫁他人;赵员外刚把大儿子的丧事料理完,二儿子又得暴病死了,二儿媳也改嫁了;老员外刚把二儿子的丧事料理完,三儿子又得暴病死了,三儿媳因有身孕在身,没能改嫁。家里连遭丧事,使赵德芳很难过,他对人说:“我大秤进小秤出,吃黑钱反倒儿孙满面堂发财致富,如今我积德行善事,反倒丧门星进门,这因果报应到底是没有的事。”邻居们听了,都说老天没眼。

    这一日,赵员外的三儿媳要临盆了,没想到三天三夜孩子也没生下来。请了不少接生婆都束手无策。有的说保孩子不保大人,有的说保大人不保孩子。赵员外想到家中连遭不幸,心中烦的不得了。

    正发烦的时候,一个游方的和尚到门前化缘。房门里出来一位管事的,说:“大师傅,你要化缘到别处吧,我家三少奶奶临盆三天三夜也生不下孩子,我家员外心里正烦着呢,没心思接待你,僧道无缘,一概不施舍了。”

    和尚说:“这不要紧,你回禀你家员外,就说和尚我有催生的灵药,吃下去立时生下。”

    管事的听了,不敢怠慢,立即进去回禀。赵员外正在病急乱投医,听了管事的话,赶紧吩咐把和尚请进来。

    于是,将和尚让进书房请到上座,员外问大师父宝刹在何处?和尚说:“我乃云游之人,无有定处,哪里有缘即到哪里。”

    当下,和尚取出药,赵员外赶紧让人送至产房,继续同和尚说话。正说着话,有家人来报,说三少奶奶吃了和尚的药就生下一个男孩。赵德芳听说自己得了孙子,大喜,对和尚说:“圣僧真是神仙。”言罢,立即吩咐手下人花厅摆宴。

    说话的功夫,宴席摆好,赵员外请和尚入席。席间,老员外说:“圣僧,我有一事不明,想向圣僧请教。”

    赵德芳说:“我是凭一杆空心秤黑心起家的。数月前,我把秤砸了,决心改恶从善,谁想不到半年,我的三个儿子都死了,两个儿媳改了嫁,我这三儿媳给我生了个孩子,总算使我没断根儿。我不明白,我行善为什么反遭恶报呢?”

    和尚哈哈一笑说:“你不必乱想,我告诉你,你大儿子是哪个卖药材的商人,你把他算计死了,他投生作你的大儿子,来找你要账;你二儿子是给你败家来了,你三儿子要给闯下塌天大祸,你到年老时准得因病痛穷极饿死。皆因你改恶向善,上天有眼,把你这三个败家子收去,你这算是第一善人。”

    赵德芳听了,如梦方醒,说:“多蒙圣僧指教,现在我得了一个孙男,可能成立否?”和尚说:“你这个孙子,将来能给你光宗耀祖,改换门庭。”赵德芳听了,甚为高兴。和尚又说:“赵员外,你知道秤为什么用十六两吗?”赵德芳说:“愿听圣僧指教。”和尚说:“这十六两,代表着北斗七星、南斗六星,外加福、禄、寿三星,所以,你少给别人一两损福,少二两损禄,少三两损寿,给别人越少,损自己的寿越多。你想想,你一杆黑心秤,造了多少孽?”

    赵德芳听了,只觉得背后冷汗直冒,再次谢和尚指教,始信善恶因果分明,丝毫不昧。

十六、林则徐十无益格言

存心不善,风水无益;

不孝父母,奉神无益;

兄弟不和,交友无益;

行止不端,读书无益;

作事乖张,聪明无益;

心高气傲,博学无益;

为富不仁,聚财无益;

劫取人财,布施无益;

淫逸骄奢,仕途无益

 
 
 
 
 
上一篇:放生的不可思议回报 下一篇:不同的生物物种的放生方法

相关阅读

最新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九门娱乐 万彩娱乐 彩天下娱乐 彩天下娱乐 九门娱乐 万彩娱乐 DJ娱乐 大数据娱乐 山水娱乐 斗牛娱乐 华众娱乐 牵手棋牌 国产自拍 新视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