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佛学基础 > 文章内容

略谈济公活佛(济颠禅师)悟道因缘及其应化事迹

作者: 释相庵 来源: 内蒙古佛教网 时间: 2014-04-28 阅读:

   


 

     佛以一大事因缘兴出于事,为令众生入佛知见,欲使众生觉而不迷,离苦得乐。佛教虽有小乘大乘之说,其终极亦无非应众生根机而演绎。昔日释迦牟尼佛在灵山会上捏花示众,唯有迦叶尊者破颜微笑,顿悟其心地之法门。后有历代无数祖师大德,秉承一代圣教之旨要,开宗立派,接引门人,续传如来心印密法,以期慧炬之常明;随缘度众,苦口婆心,劝化世人,示现神变,以警觉这世间迷惑众生。

    适值末法时世,邪魔外道,不胜其多,此种魔子魔孙,入我教法,披我如来之法衣,不善修持,皆仗幻术言语,以欺世人,不行佛事,不持戒律,心非沙门,欺诳白衣,广行非法!可叹一般有眼无珠者,见其天然外道神通广大,遂以身命归依;若真知其道理之人,当远之不暇。此等魔众,所行非佛子,并发如此之魔狂,令人吃肉喝酒,呵佛骂祖,即是业障所显,魔力所现;世间亦不乏此种“修行”人,行背佛道,口吐狂言,妄学古祖师大德之行仪,殊不知,因果相承,丝毫不爽!“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之语传至今日,倘以此妄言而效仿,亦使世人对宋代疯癫道济禅师的百番误解,对三宝顿生诽谤,而延续无量之恶因苦果,甚感痛心也。在此,笔者谨以济颠禅师之证道因缘及应化之事迹,简析如下,试解现世迷惑有情众生之疑问。

    济公俗姓李,父茂春,母王氏,禅师乃南宋台州县人,生于宋光宗绍熙三年,十二月初八日。时国清寺性空长老,自作不速之客,登门道贺,长老道:并无别事,闻得公子弥月,特来奉贺。但此子与老僧有些来处因缘,欲求一见,与他说个明白。这时长老将孩儿接在怀中,高声赞道:莫要笑,莫要笑,你的事情我知道。见我静修没痛痒,你要动中活虎跳。跳便跳,不要迷了静中窍。色会烧身,气能败道,钱财只合帮修造。若忧冻死须菩提,滚热黄汤真实妙。你来我去两分明,慎勿大家胡厮靠。特代赐名修元,取常修本命元辰之意。
    济公二十岁时,从瞎堂远公禅师受具于杭州西湖灵隐寺,得其密印,其后佯作癫狂,故号曰:济颠和尚。后居西湖南屏山净慈寺为书记僧。禅师在世时悲心悯人,然身放浪不羁言行测叵。自颠师被瞎堂慧远禅师一捧一喝,点醒了前因,不觉心地洒然,脱去下根顿超上乘。且看道济禅师之证悟因缘吧。一日,道济与师共斋饭,边吃边看长老碗中,只有些粗糙面筋、黄酴、咸菜,并无美食受用,不胜感叹,遂语四句道:小黄碗内几星麦,半是酸菜半是瓠,誓不出生违佛教,出生之后碗中无。长老听道:善哉善哉,汝既晓得此种道理,又何生他想?长老道:你来了几时,坐了几时,悟了几时,便如此着急,岂不闻“月白风清良夜何,静中思动意差讹,雪山巢顶芦穿膝,铁杵成针石上磨”。又道:汝虽进道勇猛,便觉太性急性。也罢,也罢,可近前来!道济只道有甚话吩咐,忙忙地走到面前,不防长老兜脸一掌,打了一跌,道:自家来处尚不醒悟,倒向老僧寻去路,且打你个没记性。那道济在地下,将眼睁了几睁,把头点了两点,忽然又爬将起来,并不开口,紧照着长老胸前头撞去,竟将长老撞翻,跌下禅椅来,径自向外飞奔去了。长老高叫:有贼!有贼!众僧听见长老叫喊,慌忙一齐走来问道:贼在哪里?不知偷了些什么东西?长老道;并非是银钱,也不是物件,偷去的是那禅门大宝。众僧道:偷去甚么大宝,是谁见了?长老道:是老僧亲眼所见,不是别人,就是道济。长老道:今且休,待我明日问他取讨吧!次日,众僧三三五五,都来向长老说,长老暗想道:道济来见我时何等苦恼,被我点化了几句,忽然如此快活,自是参悟出前因,故以游戏吐灵机。若不然,怎能够一旦活泼如此?我且去考证他一番,便知端详。
    长老升座法堂,宣言道:我有一偈,大众听着,昨夜三更月甚明,有人晓得点头灯,蓦然想起当年事,大道亢把一坦平。长老念罢道:人生既有今世,自应有前生与后世,后世未来不知作何境界,姑置勿论,前世乃过去风光,已曾经历,何可不知,汝大众虽然根器不同却没有一个不从前世而来,不知汝大众中亦有灵光不昧,还记得当时之本来面目否?大众默然,竟无一人能答。时道济入法堂内,随即长跪道:我师不必多疑,弟子在睡梦中,蒙师慈悲唤醒,已经记得当时之事了。长老道:你既记得,何不当大众之前将底里发露。道济道:发露不难,只是老师不要嫌我粗鲁。那道济就在法座前,头倒地,脚向天,突然一个筋斗,正露出了当前的物事来。道济疯癫之举,大众无不掩口而笑,长老反是欢欢喜喜地道:此真是佛家之种也。即下了法座,回方丈寮而去。
    众僧见道济疯疯颠颠作此丑态,长老不加惩治,却对道济羡叹不已,尽皆不平。那监寺、首座与众职事僧来禀长老道:众职僧设立禅规,命其持守,令道济佛前无礼,师旁发狂,已犯禅门正法,今番苦恕了他,后来何以惩治他人,望我师万勿姑息。长老道:既如此,单子何在?首座忙呈上单子,要长老批发,长老接了单子对众僧道:戒律之设,原为常人,岂可一概而施?遂在单子后面批下十个大字:佛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首座接单与众僧同看,皆默然退去,没一个不自相埋怨。
    道济自得法于瞎堂慧远禅师,自翻斛斗证出本来后,穿衣吃饭拉屎撒尿,都带着三分疯颠,整日吃得醉熏熏。自此以后,竟称道济作济颠了。直至瞎堂慧远禅师圆寂前道:济颠!济颠!颠虽由你,只不要颠倒了佛门堂奥。
    济公之颠,暗示着众生之颠倒心态。济公活佛不住于相,以末世法弱魔强,众生根劣障深,情欲滋长,应其根性;于其颠行中常作救世度生之业,游戏人间,以警世人,乃以其密意之法自度利他。诚如禅宗六祖慧能大师言: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参禅!故近代莲宗印光大师亦言:世间善人尚不饮酒食肉,何况佛弟子?教化众生尚不依教奉行,实愧为人天师表;世人流俗所说之济公传记不足取信,惟愿明理之佛子善士,勿以世俗流传之传记为事实,而因之藐视济颠禅师,而轻蔑佛法僧三宝。济颠唯藉此疯疯颠颠,以令世人疑信相参,以密法教化,令人知佛法不可思议,以让迷沦之有缘众生生正信心。
    济颠施大神通如古井运木,吐酒装佛金身等,非凡夫所能行之。济颠禅师遇境逢缘度化,接引众生,如颠师尝言:佛法最宽,岂一一与人计较?一块两块,佛也不怪!一腥两腥,佛也不惊!一碗两碗,佛也不管。笔者以为,禅师其言行,后世佛子学人万万不可效仿,妄而学之!尤为现世,住持佛法之人,若不依佛制,即是魔类,谓“吃了”就度脱此有情众生,实乃魔子魔孙所说。可谓:般若门下现自性,地狱门前僧道多。

    《卍续藏》收录有《济颠道济禅师语录》一卷,并非寻常之禅师语录。济颠禅师是临济宗杨歧派南岳下第十六世祖师。笔者每次参拜济颠禅师之法相,内心惭愧极至,深感众生业障深重!现世之人常痴笑济公无正经,然修真实悟谁人知?颠师有偈证云:“本是修来四果身,疯颠作逞混凡人。能施三昧神通力,便指凡人出世尘。”“经卷无心看,禅机有意亲,醉时呵佛骂天真,浑身不见些儿好,一点灵光绝胜人。”殊不知济颠禅师自威音王佛以前,已证游戏三昧,至传灯佛出世,语戏辩才暗通三藏,禅师颠行以其度化之因缘神通事迹,使笔者内心肃然起敬。
    此有几句顺口溜赞颠师之颠相、颠心:
    其一:济公非济公,灵光在心中。金身罗汉降,颠僧乘有情。布帽具五明,破扇煽八风。两鞋驰千里,衲衣福田生。密修般若法,外现头陀行。识心舍皮囊,水连天碧峰。顿悟其密意,法界尽虚空。
    其二:吾亦非济公,慈悲在心中。神光从天降,通达世间情。人生有晦明,屈指化清风。滚滚红尘里,唯愿济苍生。曾悟大佛法,来去自如行。区区一皮囊,天下第一峰。心有虚空意,证果在非空。
    禅师颠行,有其独特禅风,殊不知救度多少了迷惑自性客。其饮酒食肉异常之举,淫坊酒肆之为,不避讥嫌,虽一生以诗酒为伴,却时时不忘接引有情众生到智慧彼岸,以无住之悲愿,化导众生,予有情众生之究竟安乐,处处体现着禅师游戏三昧的作风。
    济颠禅师临终作偈曰:六十年来狼藉,东碧打倒西碧。于今收拾归去,依旧水连天碧。
其言语道句何其洒脱,亦不乏对世态炎凉之无奈,其内心伤感之情尽现一世颠行。颠师之颠度,击浪拨雾,颠师之颠行,踏岭入峰,破相唯公,堪称颠宗之祖,唯传一法门:颠宗密法。正所谓:即醉眼看透世间,颠风行遍山河。无人相、无我相,大山压顶,我只当清风拂衣;无僧相、无佛相,海水汹涌,汝只当醉眼朦胧。
    济公若在世,可会唱那首儿歌:“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一把扇儿破……哪里不平哪有我。”只如今,哪有不平哪没有我?

上一篇:出家是一种职业/圣凯法师 下一篇:佛说无量寿经

相关阅读

最新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九门娱乐 万彩娱乐 彩天下娱乐 彩天下娱乐 九门娱乐 万彩娱乐 DJ娱乐 大数据娱乐 山水娱乐 斗牛娱乐 华众娱乐 牵手棋牌 国产自拍 新视觉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