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佛学基础 > 文章内容

佛经是世界上最美最高贵的语言

作者: admin 来源: 新快报 时间: 2014-09-02 阅读:

费勇 现为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广州电视台副台长,《行走》杂志主编,广东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

佛经是世界上最美最高贵的语言

“很多人读书太功利,没有生命体验的参与”,暨南大学教授费勇感言:

8月17日,费勇带着他的《每时每刻皆为逍遥时光》在南国书香节签售。这是他二十多年来读佛悟禅的最新力作,在这之前,他出版了“心读系列”:《有门》、《空了》、《没事》等书,对《坛经》、《金刚经》、《法华经》等佛家典籍进行现代阐释与自我解读。在费勇的阅读视野里,佛经一直是一个妙趣横生的存在。

“佛经心读系列”感动陈坤

《每时每刻皆为逍遥时光》说的是唐代诗僧寒山以及凯鲁亚克小说里的人物,用疯疯癫癫的方法来对付这个一本正经的世界,用嘻嘻哈哈的态度化解这个世界的各种枷锁。在费勇闲散恬淡的文笔中,读者可以了悟到,逍遥、自由不过是一种每个人凭借勇气就可以实现的生活方式。

费勇这本新书甫一出版,著名演员陈坤便在他的微博里连发多条微博,向7000多万粉丝激赏推荐。其中,有一条微博这么说:“几年前当我看完《空了》时,我就在微博上找这位叫费勇的人了,感谢他帮我更多地读懂了《金刚经》讲的到底是什么。之前每天云里雾里地把《金刚经》当功课和功德来读,直到认识费勇教授,他当面给予我对于修心的指导,让我受益匪浅。”

由此,两人结识,成为读佛的同道。说起自己的读佛经历,费勇将时间的起点推向1987年。彼时,他研究生毕业到暨南大学中文系工作,暨大是侨校,图书馆特设了一间港台阅览室。在这里,他不仅看到了张爱玲、洛夫、金庸等大陆当时十分少见的作品,还首次接触到与佛相关的书。“铃木大拙的书最近几年才在大陆火起来,但当时我就看到了,是台湾地区翻译出版的。还有星云的书,那时也拜读了。”再加上现代作家废名富有禅意的小说,以及美国“垮掉一代”向佛膜拜的精神书写给予的启发,年纪轻轻的费勇由此开始进入长达二十多年的读佛生涯,伴随着自己人生风景的转换,也见证了一个时代读佛谈佛尚佛文化的兴起以及人们精神生活的递变。

“佛不是迷信,甚至可以说不是单纯的宗教,而是一种终极性的生命哲学。”在费勇看来,佛经是世界上最美、最高贵的语言。

读书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方式

“所谓心读,意味着这些文字首先是写给自己的,不管有多少人读,我依然遵从内心来写。”费勇对于《坛经》、《金刚经》等佛教典籍的解读,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便已陆续出版,但受众并不多,读者大多是台商。最近几年,费勇的“佛经心读系列”陡然走红,这让费勇有些始料不及。“但细想一下,也在情理之中。国人在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物质积累与社会喧嚣之后,就自然有了回归内心平静的需求,而佛经就是一个便捷重要的途径。”

费勇的社会角色很多,资深电视媒体人、大学教授、文艺批评家、作家、书刊主编,不局限于一个领域,他的读书视野也宽泛驳杂的多,不限于专业领域。

就时间与空间来说,更没有对费勇的阅读生活形成任何限制。读书,是一种再平常不过的生活方式。在媒体工作后,时间更加繁忙,但每天睡觉前都会读一个小时左右的书,“不读书就睡不着觉”。家里的书房已经蔓延到客厅,现在他的办公室也成了他的书房,两个大书架排满了书,办公桌上也摞了一叠叠的书。每次出差,他都会带上一本书,要求自己挤时间将它读完。他觉得,在飞机上读书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费勇每周都会去书店两三次,只要自己喜欢,不管这本书属于什么领域,都会买回来看。费勇认为,中国人读书太功利了,缺少一种形而上的追求,没有生命体验的参与。恨不得读完了书马上就能发大财。书店里最畅销的大多是实用性的书。“这种读书趣味是民族的悲哀。”由此,他又非常认同梁文道的一个观点,即中国各个飞机场里的书店在世界上是最可耻的,因为里面全是功利性的图书。

上一篇:济群法师:只有止恶行善 生命才有光明前景 下一篇:佛陀箴言:佛说在家学佛之人应当遵循五大原则

相关阅读

最新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